明升体育娱乐
当前位置:明升体育娱乐 > 消费结构 > 正文

2018年的第2次清零:一台春晚,两起案件,三名逝者,四五人物

04-24 消费结构

原标题:2018年的第2次清零:一台春晚,两起案件,三名逝者,四五人物

2018年的第2次清零:一台春晚,两起案件,三名逝者,四五人物

文丨默尔索,独立批评人,微信公众号「默尔索」(ID:TheMeursault)

本文头图:当地时间2018年2月24日,南非约翰内斯堡,唐人街庆祝狗年春节。©视觉中国

每一个年关,对人类来说都是一次清零时刻,人们用欢聚向彼此诉说:过去就让它过去吧,那已经是上一年的事儿了,新的一年要健康快乐,各种加油。看上去是对新一年寄予希望,实际上,是借这样一个隆重的仪式,遗忘那些不太愉快的过去,轻装减负再出发。

然而一个问题是,一年一清零,毕竟是上一个文明社会的方法,以今时今日我们获取信息的速度和体量来说,一个月就能获得过去一年的信息,清零速度赶不上信息的获取速度。出于这样的原因,我决定每个月都做一次清零,提醒自己什么事情发生过,以便自己体面地忘记它。

这是2018年的第2次清零。

一台春晚

因春节横亘其间的缘故,2月被生生切割成两半,一半属于丁酉,一半属于戊戌。

作为年度交接的信物,春节联欢晚会到今年已是第36届,也步入了属于一台晚会的中年危机。它不再像过去一样值得大家在电视机前围坐,似乎既不能逗笑老年人,也不能取悦年轻人,反而更像娱乐版的《新闻联播》。

从集体看春晚到集体吐槽春晚,观众的习惯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,而随着春晚在2014年被定为国家项目,它已越来越不可评论。

事实上,评论春晚,也代表着一种在意。追溯春晚历史,它诞生于经济水平低下的八十年代,其时,电视机里可供播放的节目不多,更何况大多数中国家庭还没有电视机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春晚,是国家级传媒机构奉上的一道大餐,对每天清水煮白菜的中国人来说,它就是年三十晚上的那顿肉饺子。在八十年代,许多家庭购买电视机的动力,就是除夕夜里可以不必挤到邻居家去看春晚。

因此,春晚是自打中国人有电视机以来就养成的习惯,这一习惯养成了三十多年,并不会迅速破除,尽管网民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,但若真的取消,恐怕许多人还是会在除夕夜里无所适从。

不管怎么说,它仍是这个国家最高级别的文艺晚会,只不过,它的进步速度远低于时代发展的速度,这或许要归咎于它必须传递许多的政治信号,也可以归咎于它起点太高,早早就到达了瓶颈期,而在这些因素之外的另一个原因是:中国社会巨变带来的阶层分化,已经不是一台数小时的晚会能照顾周全的了。

一个更好看的春晚什么样?我有点想象不出来,正如同我想不出更美味的饺子会是什么味道。归根结底,问题可能并不全出在饺子上,我的选择过多和口味变化也是帮凶。假如把2018年的春晚原样放到八十年代,我相信它一定还是会引发万人空巷的收看,而现在,我们与其说是在和春晚较劲,不如说是在和自己的旧习惯较劲:理智告诉我们这一习惯不再值得坚持,感性又提醒我们它曾经带来过何其巨大的快乐,万一今年会更好呢?犹犹豫豫之下,我们还是会在电视面前坐下来。

今年如此,再往后,也是如此。

两起案件

2月有两起案件,一是“汤兰兰案”,一是“张扣扣案”。

10年前,黑龙江五大连池市,时年14岁的少女汤兰兰,用一封举报信把自己的父亲、母亲、爷爷、奶奶、叔叔、姑父、老师、村主任、乡邻共计11人送进监狱,原因是她自称被这些人强奸轮奸,时间长达7年之久。她的母亲和奶奶不仅不予阻止,还借此牟利。

此事之所以在2018年被重提,是因为汤兰兰的母亲已经出狱,她向媒体表示自己是清白的,想找到女儿进行对质。而汤兰兰早已更改户籍,消失无踪。而我对案件最深的疑问是,汤兰兰的周围,真的就没有一个正常的人全是恶魔吗?这种概率未免太低了。

“张扣扣案”也是一桩旧案的延伸,22年前,13岁的张扣扣目睹母亲被邻居打死,凶手因未满18岁只被判刑7年。2018年2月15日,张扣扣持刀杀害仇家三人,后自首归案。案件曝光后,网络中不乏支持复仇者张扣扣的声音,人民网发出评论,称“行凶犯罪勿被美化”。

案件自有法理公断,这不是我们记录与讨论的范围。我想补充的话题是,我们似乎有必要探讨舆论形成的原因。

声明: 该文章由 明升体育娱乐 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可联系本站删除